在注入“互联网”概念后,上汽终于成功救活了(2)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2016年12月,上汽集团对上汽依维柯红岩增资扩大股权,成为上依红控股股东。此外,上汽集团旗下上汽大通和南京依维柯将共同签署《业务转让及资产和负债并购协议》,将跃进业务从南维柯整体分离并注入上汽大通。

今年1月起,上汽集团把跃进牌汽车的产销量正式从南京依维柯汽车有限公司调出,直接计入上汽大通的销量。

在注入“互联网”概念后,上汽终于成功救活了

同时,陈虹在2018年“两会”提案中,亦建议商用车管理应模仿乘用车,制定新能源商用车积分管理制度,以衔接新能源商用车补贴退坡。又及,早前上汽集团还公开表示,高速智能驾驶、拥堵路况智能驾驶、以及自主寻位泊车,这三项技术将在2020年率先应用于上汽大通中型乘用车平台。陈虹对商用车业务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可以看出,蓝青松的自信更多是来自于上汽集团在背后的全力支持。为了实现定制化生产,上汽集团已为上汽大通投资了30亿,改造大通的整个制造体系;再加上上汽大通在一开始为包括产品开发、纯电动技术等后续投入的50多亿元,保守估计上汽已经为大通砸了近百亿元。而在上汽的规划中,到2020年,上汽大通累计总投资将突破170亿元。

这样的高额投入基本上已跟上汽在荣威与名爵品牌上的投入相媲美了,但已经连续两年无法完成既定销售目标的蓝青松,今年会再让陈虹失望吗?

上一篇:为什么互联网巨头总道歉,HR总出事? 下一篇:摩根士丹利下调特斯拉股票目标价格的四个原因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