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互联网了解一下 方便快捷都是骗人的!(2)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但耍帅不过三秒,(网约车)师傅完全没脾气的解释,让我倒是有点愧疚。”他说,这位师傅是本地人,平时是帮杂货店送货的,今天刚好没生意,所以就把车开出来接接单,赚点外快。刚才看见张梁招手之后,还踩一脚油门加速,是因为看到周围有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凑了过来,“师傅说,在小城镇,出租车司机揍网约车司机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这位师傅还介绍说,小镇本身客流量就不算多,自从有互联网约车之后,这些出租车司机生意明显变差了,以前还能宰宰外地客,但现在大家也都学聪明了,“一言不合”掏出手机就约车。因此,这些出租车司机、黑车司机、摩的司机,都很抵制这些便利的互联网约车应用,甚至把对互联网约车平台的“仇恨”,迁怒到网约车司机身上。

  “他有个开网约车的朋友,前不久才在附近江边,被出租车司机用软件‘钓鱼’约车的方式,骗过来打了一顿。”张梁感慨道,互联网在小镇上的“实际应用”,大多都是往“歪门邪道”上发展的。而当大城市的网约车司机在为每天的奖励而奋力凑单时,小镇的网约车司机却在为赚点外快,怕被“钓鱼”而胆战心惊。更有部分专职司机,因为担心人身安全而彻底退出网约车行列。“在这种不知名的十八线小镇上,互联网对于交通出行效率所起的改善作用,可以说微乎其微,旅客要么被宰,要么折腾。”

  在许多小镇上,常住人口少、市场需求少,因此在交通等领域,长期以来形往了较为固定的商业“法则”。而突如其来的互联网技术,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小镇这些“规矩”,甚至威胁到了部分群体的生存底线。所以,为了保证利益不受损害,这部分群体将互联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假思索地一味抵制变化,反对变革。

  张梁也曾有疑问,这一部分小镇居民为何不积极拥抱互联网?网约车师傅告诉他,在外来资讯有限的小镇上,行业的改革,个体的力量总是显得渺小,只要对于互联网需求的呼声远没有大于行业的潜在“规矩”,那么任何个体的改变,都会被视为“异类”而被排挤或打压。

  唯一有价值的应用,或许就是娱乐罢了

  “或许小镇居民的互联网生活,只有娱乐而已。”

  张梁告诉懂懂笔记,像一开始在汽车站看到的那番景象一样,小镇里的居民都喜欢用微信相互联络、刷朋友圈、看新闻,用短视频应用看搞笑娱乐内容,用在线播放平台追连续剧、网剧。虽然他们的智能手机屏幕尺寸并不大,品牌性能也绝非主流,但却丝毫不影响小镇居民享受互联网所带来的娱乐生活。

  “但看着他们这样的互联网生活,我却很来气”,在大城市里习惯使用移动支付的他表示,因为想当然地以为小镇也已经普及了支付宝、微信支付的收钱方式,所以出发前身上仅带了1000块现金备用。然而不到三天时间,他身上的现金就已经花剩下200多块,“提起这事,还真的无奈。”

  他表示,这两三天无论在小镇上购物也好,吃饭也罢,都完全没有看到付钱二维码的踪影,几乎所有商家都只收现金,部分超市可以POS机刷卡。然而最令他觉得哭笑不得的是,一些商家明明智能手机玩得很溜,却表示不知道怎么用二维码收款。

  “想缓解下焦虑,到小杂货铺买包五叶神,老板一边在刷快手,一边熟练地切换着微信和老乡聊天”。以为应该能够用微信支付的张梁,便询问老板,用微信支付烟钱可不可以,结果得到秒答:“不能”。于是他紧接着追问,对方既然使用微信,那为什么就不能用微信收款呢?对方却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不懂得耍(微信),你要不给现金,要不东西给回来。”说罢,老板还点开一个群红包。

  移动支付既方便,又不会收到假币,小镇商家为何如此抵制呢?在一家苍蝇小馆里,张梁得到了答案。女店家告诉他,其实小镇的商家和居民们都不Low,无论是微信、微博、快手、淘宝他们都有用,有的特产店还在电商平台上开了店,互联网在小镇上的渗透也蛮深。

  “但移动支付提现还要手续费,所以店家觉得是亏了”。

  由于小镇上的餐饮、商品价格都不高,食客数量也并不多,所以利润相对有限,就以一碗加了豆干、半只卤蛋的卤面来说,一碗只要三块钱。其中除去经营开销,净利润不足一块钱,做的是街坊生意,走的是熟客的量,“因此,在成本开支上,他们都锱铢必较,而且(移动支付)提现的手续费其实也不低。”

上一篇:烟台公安应邀参加2018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 下一篇:国家明确互联网医疗监管底线,产业迎来新发展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