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小留学生感悟:从捉襟见肘到炉火纯青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

选择正确,你的努力才有价值

成功的道路上缺少不了接二连三的挑战;缺少不了鼎力相助的朋友;缺少不了推心置腹的“家人”

——题记

飞机穿过厚重的云层,视野逐渐地变得清晰,我透过舷窗俯瞰陌生的温哥华。走下飞机,潮湿而新鲜的空气窜入我的鼻孔,在肺叶中游荡。每一丝吸入的空气对只有15岁的我来说都那么得生疏。习惯了北京沉重而刺鼻的空气,突然间清新的空气灌入口鼻,显得那么异样——这不是家乡的味道!身边零零散散的旅客操着不同的口音,讲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在陌生的城市,一切都是那么得手足无措。不过,比起别的留学生,没准儿我还算幸运,因为大姨住在温哥华。 坐上亲人的汽车,穿行在温哥华并不宽敞的马路上。两旁闪过五颜六色的标语、广告。牌子上的字变了,从熟悉的汉字变成了滑稽的英文字母。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现在,新的挑战开始了。

在大姨家住了一晚,次日她送我去寄宿家庭。那个下午,阳光明媚,雨后蔚蓝的天空映衬着“云城”独有的天象。微风吹过,卷起几片地上的落叶,又顺带着从树上揪下几片依偎的子叶。子叶飘在微风中,努力地克服着大地的吸引,企图与母树多呆一些时间。我看呆了,静静地站在车前,竟忘了开门。妈妈在后面催促着,“快点,大姨都在车上等你了”。我这才回过神儿,缓慢地拉开车门,一点点地蹭上车。

\

就似乎像是树叶与万有引力作斗争,我与时间争抢着,争取每一秒与母亲的时间。交通似乎也在这时候与我作对,帮助时间来分开我与我亲爱的妈妈——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因为路况太好了,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一路上,我安静地靠在母亲柔软的肩膀上,享受着这最后的时刻。因为,我心里明白——下次再见就要一年以后了。

寄宿家庭的男女主人已经在门口等我了。看到寄宿家庭父母的那刻,我的心暗暗地跳动。迈进“家”门,一股特殊的“家”的气味扑向了我的嗅觉——既陌生,又似曾相识,带着一丝惶恐与不安。将行李搬入了自己的房间,简单的与寄宿家庭父母对话之后,与妈妈分别的一刻最终来临了。

随着母亲远去的背影,我的第一次在一个全新的外国人家里的独立生活开始了。几十分钟短暂的接触已经让我感受到了这个寄宿家庭是一个很正能量的家。可能还是因为刚到的原因吧,没有足够的信心走出门、张开嘴与他们对话。中间有几次寄宿家庭的小孩子们过来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们玩国际象棋。我有些害羞,所以借口收拾东西并没有参加。坐在屋里,望着夕阳烧红了的半边天,我的前途与未来究竟在哪呢?

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内向的孩子,可当每次尝试开口讲英文时都有一些说不出的尴尬。甚至有的时候我口渴了,但是为了避免出门接水碰见寄宿家庭,就一直躲在屋里,忍者口渴。晚上,爸爸从国内打来电话询问我是否习惯、适应。我说我有些害怕跟老外交流。爸爸说:“这就是生活,人的一生充满了第一次。你就像一只羽毛未满的雏鸟,而第一次就是羽毛。当你经历过的第一次足够多了,你的羽毛也就丰满了。到那时候,你就可以展翅翱翔了”。

接踵而至的却是更加沉重的学习(主要是语言)压力。第一天上学,耳朵拼命地工作着,尽可能地捕捉到老师所说的每个词。同时,大脑又要飞速旋转将所听到的英文翻译成中文。尽管如此,有些时候依然不能反应出老师的指令是什么。其他人都知道该干什么,唯独我不清楚。我只能坐在椅子上直愣愣地看着别人干活儿。当老师告诉我要怎么做时,我只能在旁边悻悻地点头,因为我并没有理解老师的意思。老师似乎也拿我没办法,只好让旁边的一个中国学生帮忙翻译一下。

时间缓慢地推移着,我也一点点在进步。

\

冬天时,我第一次独自带领课题组在全班30余人面前做演讲。我加入的课题组里算上我一共四个人,有两个人几乎不会讲英语,还有一个有一些精神方面问题。之所以加入这个组,原因实为这几个月来加拿大教育文化对我的熏陶。这里不像中国那样,学生因为成绩利益不愿分享自己的知识。这里的每个人都很乐于助人,作为一个新来的国际学生,本地人热心地帮助使我较快地度过了适应期。我很感激这些帮助我、支持我的人。同时,我也很想用实际行动去回馈那些帮助。因此,我选择了加入这个弱势组,将爱传递下去。

上一篇:用一首诗,送给曾经的自己 下一篇:约翰·伯格逝世一周年|感受世界,并赋之以良心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